快捷搜索:

别管刘备这人如何这他那汉军还是要比孟获银坑

 
    可不是吗,这马超一走,长安城的力量相对来说。要薄弱一些。但是这巡视的间隔肯定是要缩短,而守御的力量肯定是要加强。这个不止是说人数要增加,更是要勤点儿巡视什么的。还有守城的时候,都要尽心尽力。这样儿才能力保长安城不失。
 
    但是这也确实是不得不承认,长安城。那可以说是天下有数也有名儿的的坚城,所以里面有个一两万的兵力,就算是十万二十万,也休想轻易就攻破了城池的城门。
 
    这还真就不是吹,实在是长安城太过坚固,哪怕当年被李傕郭汜他们给毁了……
 
   
 
    但是经过马超这些年让己方士卒的修葺,可以说比之当初,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长安城,确实是再一次进入到了天下坚城的行列中。而且马超凉州军如今的治所就在长安,自己的妻子儿女都在长安,所以他可能不把长安城给修得更加坚固些吗。
 
    并且守御在长安的凉州军士卒,要说都是精锐,那是假话,但是里面确实是有五千的凉州军精锐,绝对是身经百战的,如今是在这儿守城。
 
    哪怕一直都没可能被人进攻,但所谓是“防患于未然”,马超认为这还是很有必要的。所以他知道,这自己必须要在长安这儿,安排强大的守御力量。因为长安可不是一个城池那么简单,不单单不仅仅是自己的妻子儿女在这儿,这长安城对己方的意义,一样儿是重大,并且这地理位置,也是非常重要。
 
    这长安从古至今,可以说一直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孟达此时拱手说道:“属下是连夜赶回,知道主公着急属下回来!”
 
    马超一笑,然后简单问了一下他是怎么处理郡中事务的,孟达也都说了,马超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之前与众人说……,明日,咱们便出兵江州!”
 
    “诺!”
 
    孟达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心说,自己可就等着明日了,这可以说是盼了多久,才等到了这一日。之前的种种,还不就是为了明日吗,这自己都把太守的位置给放弃了。希望到时候自己能立下更多的军功,如此也不枉自己如此啊!
 
    孟达这个时候,确实是满脑子立功,在他来说,就只有这样儿,自己放弃了太守的位置,才能算是最值得的。虽说这个时候,他都没立功,他也没后悔,但是说起来,还是争得更多更大的军功,对自己来说,那才是最想要的。
 
   
 
    又是一夜,一大早起来后,马超习武完毕,用过了朝食,在自己妻子的服侍下穿戴好,他便拿着自己的兵器,牵着自己的白狮出了将军府。
 
    说起来糜贞倒是没跟着他一起,也就是在屋中看着马超离开而已。她怕自己再跟着他,自己忍不住,虽说这时候她是没哭,但是眼泪还是在眼眶里打转。
 
    糜贞作为很懂事的女子,她当然不会说不让马超走的话,反而她还是非常支持。但是说起来马超在长安,一共也没有待太多的时日,所以对她来说,她觉得太少了,还是不够。说起来,什么时候能没有了这么多的战事,自己能陪在自己孟起哥哥身边儿,自己也就知足了,这也就够了。
 
    不过如今来说,她却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儿,都是奢求。
 
   
 
    所以她根本也没有送马超,她确实是害怕,而且糜贞这个人,也真是不喜欢离别,这个是肯定的。
 
    马超还不知道自己妻子是个什么性格吗,所以对于她没有出来,他心里自然是没有什么责怪。说起来,还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对不住她。但是为了天下大计,自己却是不得不如此,如今少一些儿女情长,以后自己就能更早,有更多的时间去陪着她了。
 
    自己一直都在想着,赶紧结束乱世,等一切都平稳了之后,让自己儿子管那些事儿,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可就彻底解放了。自己是有多希望和自己妻子待在一起,不过却是没有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啊。可是……
 
    如今天下还有曹操、有孙策、有刘备,甚至还有个公孙度,所以自己是一点儿都不能松懈了,因为敌人还在,而且实力也不弱,是不容小觑,自己能不重视起来吗。
 
   
 
    城门口,马超在最前面,而他旁边跟着和他一起去的众将,包括崔安、孟达、阎圃他们这些人,陆逊是不会去,但是他却也带着马焕出现在了这儿,自然是给自己主公他们送行的。
 
    应该说出了糜贞之外,其他人可都在这儿呢,不管是要跟着自己主公一起离开去荆州的,还是说留守在长安的,可都在长安的南门这儿,跟自己主公他们作最后一别。
 
    马超看着众人,他笑道:“今日我带着各位去荆州,不灭刘备誓不还!”
 
    众将士是齐声高呼:“不灭刘备誓不还!”
 
    跟着马超这些人,众将就都不用说了,就说凉州军的士卒,那可以说基本上都跟定马超了。所以别说是一个所谓的皇叔,就算是马超说直接去反叛大汉,也依旧会有大多数人跟着去一起去的。
 
    至于说刘备,知道的,都清楚,其人是个皇叔,好想还是个什么将军。但是真正看得起i其人的,也真没有多少。
 
   
 
    因为在凉州军士卒的眼里,只有自己主公,扶风马超马孟起,那才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地。(未完待续。。)
 
    ...
 
 
第四五六章 行南阳再临宛城
 
    至于说其他人,什么曹孟德、什么孙伯符、什么刘玄德,他们可真是没太当回事儿。[www.mianhuatang.cc 超多好看小说]哪怕大多数人都知道这几个,尤其是那个曹操,其人不止是官职大,而且更是有势力有实力的,但是在凉州军士卒看来却依旧不能和自己主公相提并论。
 
    毕竟真论起来的话,谁才是凉州军的衣食父母,自然不是那曹孟德,也不是那个孙伯符,更不是那个大耳朵的刘玄德,只有扶风马超马孟起,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槐里侯的马超马孟起他才是!
 
    而马超听了士卒的高呼,心说军心可用!如此的话,何愁不灭了刘备?确实,这不得不说,如此的情况,听着士卒振臂高呼,不灭刘备誓不还,马超仿佛是看到了他们在战场之上,把刘备的汉军是杀得落花流水,比那孟获的南蛮军还不如。
 
    当然了,这也只不过是马超想象而已,不过是个美好的想法。
 
   
 
    他心里,那还是很清楚的,别管刘备这人如何,这他那汉军,还是要比孟获银坑洞的士卒要强一点儿的。反正这是肯定的,要不然的话,他刘大耳朵也别混了,说起来可是白混了那么多年了。
 
    要说他刘大耳从黄巾之乱开始,这都在天下成名多少年了。说起来,这也不比自己晚成名多久,自己、曹操还有他刘备。说起来几乎都算是一个时间段在天下闻名的。也就是孙策那小子吧,说起来确实真正成名算是比较晚了,毕竟自己也好,还是曹操和刘备也罢,说起来可都是和他父亲孙坚一辈儿的,当你可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所以他孙策真要说起来的话。也确实是比自己这三人矮了一辈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真就是这样儿。哪怕自己比他也大不了太多岁,但确实是和他父亲一辈儿的,怎么说当年也算是称兄道弟的,这确实是事实啊。所以自己和曹操还有刘备。都是孙氏兄弟的叔父辈儿,他们都算是自己三人的子侄。
 
   
 
    当然无论是马超,还是说曹操和刘备,他们在孙策面前,可也都没有摆谱什么的,哪怕事实如此,可三人也早都忽略不计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孙坚不在了,如今孙策的实力。那在天下也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虽说三人可都没怕过他什么,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们可都算是把其人给放到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才展开交流对话的,所以……
 
    三人可没说过什么你是我贤侄,我是你叔父之类的话,那在如今这个时候,说起来都是笑话,真是。还是用实力来说话。[八零电子书wWw.80txt.com]他孙策要是能灭了三人的话,估计三人就算管他叫叔父。那也都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不就是用实力来说话,用拳头来说话的事儿吗。
 
    在南蛮异族那边儿,都是以实力为尊,其实到了大汉这还在乱着的地方,也依旧是这样儿,不过没有南蛮那边儿那么特别明显。毕竟那些地方,你有实力,你就算是捅破天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了,前提这你捅破天了之后,还得是你自己兜着,要是不行,那就玩儿完。
 
   
 
    确实,就像马超前一世听到的那话说得好,这有实力装x,那可以说叫牛b,可没有实力去装x,那也只能说是傻x了,而这话,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有实力,你做什么,都没有什么束缚,因为有束缚着的,都让你给灭了就是了。但是没有那个实力,估计最后你就是要被人给灭了,还不就是这样儿。
 
    马超虽说不认为自己是没有实力的,但是却也没有自大自狂地认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了,那不等着遭雷劈吗。所以这个样儿,他也确实是没有想过。毕竟前一世都已经被劈了一回,这一世他可这是不想被劈第二回了,可上一次他也没感觉自己有什么装x的地方,结果就莫名其妙变成了如今这样儿。
 
    所以马超的想法,其实还是很小心谨慎的,这都说不好,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出问题啊。
 
   
 
    马超此时是大喊道:“我们走!”
 
    结果大军还有众将便跟着他,是浩浩荡荡地向东南进发了,是直奔荆州。这从长安去荆州和去益州,那可太不一样儿了。毕竟去益州,要不就是走褒斜道,要不就是出陈仓。当然了,也可以绕大远,不过那不止是要耽误时间,那路也不一定就好走,所以还不如是前两者呢。
 
    可是从长安去荆州,那只要是一路向东南,那就到了。毕竟荆州的南阳郡,那可是和司隶紧挨着的,这可是一点儿都没错。尤其是西北部还有西部,那可都是马超的地盘,而且宛城、穰县一线,如今可还有庞德和李恢他们驻守在那儿。
 
    虽说之前的进攻,马超也知道是己方败了,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并不影响他对庞德的印象。毕竟说起来,那李通,可绝对不是一个能小看了的对手,其他的都不说了,就说曹操敢让他留守在南阳,这不就说明了最大的问题吗。
 
   
 
    至少马超是清楚的。没有两把刷子,曹操能让他留守南阳?更何况,对于李通。虽说马超确实是了解不多,可其人的名,他确实是听说过的,绝对是不能小觑啊。他自然认为还是庞德厉害,可是这己方去进攻,对方守城,这己方根本就不占优势啊。
 
    马超经过宛城的时候。庞德和李恢带着宛城的大小官员,是出城五里。迎接自己主公。
 
    “属下李恢,见过主公!”
 
    马超看着两人就是一笑。说实话,对于之前庞德出兵的败绩,马超还真是没太当回事儿。毕竟李通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一个,所以真就是那话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也,这一点儿都没错。他确实不在乎庞德的失败,只是不要让这个失败影响他太多太大也就是了。
 
    所以如今来这儿。马超也认为是很有必要,毕竟这自己也是很久没见到两人了。所以这一次的见面,其实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正好是路过宛城,马超这不就来了吗。
 
    在让两人来南阳的时候,马超就早说过,是让两人全权处理南阳的事儿,结果最后他们出兵,但是失败而回。这自己在荆州的时候,已经是下令处罚了他们一次,算是给己方所有人看的吧,但是这次自己见两人,自己不是来说两人来了,而是来安慰他们来了。
 
   
 
    是,马超也都知道,之前自己下令处罚两人,两人肯定也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但是说起来,这其实都不够,有什么能比自己亲自来这儿,自己这个主公亲口安慰两人,来得更好的呢。不说别人,就说是自己吧,如果自己是一个人的属下,那么自己主公来安慰自己,那自己的忠诚也得直线往上升啊。
 
    确实,就算马超不来收买人心,这庞德和李恢两人,也是很忠诚于他。毕竟一个是早年就跟随马超父亲马腾打天下的人,而且马腾算是对庞德有大恩,所以马腾的遗言,那绝对是比圣旨都好使。所以老主公故去后,这少主就变成了如今的主公,庞德是比忠于马腾还忠心马超。于此相比的话,他大哥庞柔也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倒是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确实,虽说他们亲兄弟间的关系倒是不错,但是这事儿还真不影响什么。说起来,这两兄弟如果是投靠不同的诸侯,那才是更好,不过显然,这两人可都没有那样儿啊。
 
   
 
    马超对两人欣慰地一笑,其实也算是对他们的认可。毕竟他可真知道,要是换成了其他人,未必就有两人这么得力。至少如今宛城穰县一线,可以说是固若金汤,是,这里面有凉州军实力在那儿摆着,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在南阳,所有凉州军将士的功劳。并且当属两人最大了,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