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在益州的战事都不用说太多反正只要是他看

  然后他便和曹真两人下了城头,看到旁边都没有己方士卒之后,朱赞才说道:“子丹,这马孟起总算是走了,这可真是,之前紧张啊!”
 
    曹真闻言一笑,“这虽说是如此,但是我军却也不能掉以轻心,这万一马超他……”
 
    朱赞一听,是连连点头,“子丹所说不错,这确实是不得不防!”
 
   
 
    马超倒是没想到,这自己带兵路过襄阳,却是让朱赞和曹真两人紧张了一下。不过这事儿也难怪,他倒是知道,这襄阳肯定要严加防范,不过更具体的,他可就不知道了。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也只是一笑而已,毕竟这事儿,其实也不算什么丢人,毕竟说起来,是人之常情。
 
    马超带兵路过襄阳,然后是向东南直奔江夏,朱赞和曹真知道了,是紧闭襄阳城门,没敢让士卒露头啊。不过这也都没办法,毕竟这如今的襄阳,要将没将,要人没人,确实,拿什么和人家凉州军去拼?
 
    (.)
 
 
第四六〇章 云杜城见郭奉孝
 
    两人也算是接受现实,知道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cc</strong>也是,襄阳要是有个十万人马,那么朱赞和曹真两人,肯定就不是这样儿了。所以不得不说,这想法还是要受到实际情况的之约的,哪怕他们都想,能擒住马超,灭了凉州军,可人总得现实点儿啊,这事儿就凭他们这点儿实力,如今是做不到了。
 
    连他们主公曹操带着兖州军主力,也没有做到的事儿,就凭他们几千人就能做得到?
 
    看到马超带着凉州军大军走了,这其实不止是朱赞和曹真两人轻松多了,松了口气,就是守御在襄阳城的士卒,可以说几乎人人也是都松了口气。毕竟没有战事的时候,谁希望去打仗啊。像崔安那样儿的好战分子,战争狂人,说起来只能是少数。而且关键是其人本事在那儿呢,所以自然是“艺高人胆大”。可是这普通的士卒,确实是没几个希望打仗的。
 
    真是,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可是这死的最多的不是什么将领,都是这普通士卒。
 
   
 
    因此,在他们的心里,也确实,不希望和人打。所以看到马超带着大军来,他们也都紧张,不过看起来是“雷声大,雨点小”啊,或者更准确应该说人家根本就没到这儿来。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个意向啊。所以兖州军的士卒心里此时倒是不错,很好,很高兴。毕竟这没有战事。就不用死人,就没有什么伤亡了。
 
    不过因为襄阳城主将,两位将军都在,所以他们也不可能在朱赞和曹真两人面前表现出来什么,要不以这两位的脾气来说,肯定没有众士卒的好果子吃。确实,哪怕马超这个时候退了。但是朱赞和曹真,他们依旧是有所担心。有所顾虑,只是比之前少了些罢了。可他们也是看到己方士卒欢呼雀跃,非常高兴什么的,肯定他们就该倒霉了。
 
    两人自然不会认为这马超就这么简单就完事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如今己方在襄阳城的兵力,确实是不能和人家相比,因此马超带着多人马来,这就算死拼,这也能拿下襄阳吧。<strong>求书网Http://wWw.qiushu.com/</strong>
 
   
 
    这可绝对不是朱赞和曹真两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是他们能很清醒地认识到,这己方和人家的差距。哪怕己方是守城。但是马超要下死命,这不破了襄阳城不离开的话,那么也就是己方能守御多久的问题。毕竟这差距在那摆着呢。还是那话,这襄阳里要是有个十万人,己方还能这样儿吗。
 
    所以兖州军士卒他们,确实是不如朱赞和曹真两人看得远。要不怎么他们都是普通士卒,而两人却是将军呢。这不仅仅是武艺上有着很大的差距,这头脑也是差距不小。这是肯定的。要不然的话,如果真是有一个不错的头脑的话。那就算是没有什么武艺,也照样儿是能脱颖而出,至少肯定不会当了这么些年小卒啊。
 
    并且除了头脑,显然还有其他地方也有差距,所以这就注定了,小卒就是小卒,除非是有真本事,要不然,也许有朝一日,立功多了,能当上将军?也不一定,谁知道了。
 
   
 
    如果让马超来说的话,他肯定是要说,一切皆有可能,毕竟这,其实也确实是如此。
 
    而此时他带兵奔向了江夏,因为襄阳守军的原因,所以马超一路上,也确实是畅通无阻。连实力不算是太弱的襄阳城都不敢派人阻截他,所以就别说是其他地方了,反正那些地方,守御力量,怎么能和襄阳比,因此对马超也只能算是视而不见,还好,就是马超确实没有说带大军来夺取城池什么的。所以曹操的地盘,马超就这么带着大军过去了,一直来到了江夏。
 
    当马超快到带着人马到达云杜城的时候,应该说已经是云杜城的地界了,而郭嘉他者是带着众人,出十里来迎接自己主公一行人。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主公说起来,还不是那么一个讲排场的人。但是怎么说呢,这已经那么久没见了,可以说在荆州的众将,确实都听想自己这个主公的,因此郭嘉是直接带着众人,出来十里,来迎接自己主公一行人。
 
   
 
    他其实也和众将一样儿想法,而再一次看到了自己主公后,郭嘉则是笑道:“嘉见过主公,见过各位!”
 
    说着,对着马超和众人一拱手,马超一听也笑了,“好了,奉孝,各位,咱们一起回云杜城!”
 
    当然除了郭嘉之外,其他人也是都和马超还有众将打过招呼,马超这边儿众人也都和郭嘉那边儿的人是彼此见过。而此时马超一声令下,众人是齐声道:“诺!”
 
    说着,马超在最前面,而后跟着郭嘉众人,再之后是凉州军士卒,此时便浩浩荡荡向着云杜城进发了。
 
    这大军没有进城,毕竟都进去的话,绝对是太过费事,因此马超让士卒在云杜城外驻扎,他则带着众人和亲卫,这才进了云杜城。
 
   
 
    在县令府,马超是给郭嘉他们讲了自己在益州的战事,这都不用说太多,反正只要是他看到自己的属下,没给他们讲过益州战事的,马超肯定就要简单说一下。当然在荆州,因为将领不少,而且应该说都是自己看重的,所以,马超也是,讲得稍微能详细些,这是肯定的。
 
    郭嘉倒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儿,他不光是点头,在有些关键的地方,他也是忍不住叫好。当然了,这他作为一介文士来说,肯定不是大喊大叫,郭嘉还不至于那么失礼,就是比平常说话声音能稍微大些而已,谁也不影响谁。
 
    但是他最为感兴趣的,不是木鹿大王驱使猛兽攻击,更不是兀突骨乌戈国的藤甲兵,说起来还就是陆逊其人。因为郭嘉看到了,自己主公不止是器重其人,这陆逊陆伯言,可是有真材实料啊,所以……
 
    马超都讲完后,郭嘉对自己主公一笑,“主公,这陆伯言怎么没和主公一起来荆州?”
 
   
 
    马超倒是没想到,郭嘉是问了自己这么一个事儿,不过他听后,却还是说道:“这个,伯言如今是焕儿的老师,所以确实是抽不开身!而且这荆州之事,还有奉孝,只是还要奉孝多操劳啊!”
 
    郭嘉一听,一下就明白了,感情自己主公确实是器重陆伯言其人,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让其人当少主的老师。这自己都没当上呢,当然就不代表对方一定比自己强,虽说自己主公是没说为何让其人当自己少主的老师,但自己却是不得不说,这自己真是,不适合当那老师。主要还是自己所学,不是如今少主所需要的啊。
 
    就说以前自己少主还跟着阎忠、贾诩他们一段时日,而如今呢,这不还是拜陆伯言为老师了吗。不用多想,显然那陆伯言,是自己主公认为适合教导自己少主的人啊。
 
   
 
    郭嘉毕竟是郭嘉,可以说很多事儿,他只要仔细一想,也就不难明白。而这个事儿同样也是一样儿,马超没直接说什么,但是郭嘉都懂。当然了,马超其实也知道,郭嘉都不用自己说什么,想必他却是都明白的。
 
    看到郭嘉一副我明白了,我知道了的表情,马超心说,郭嘉果然是和自己所想一样儿,确实是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过也难怪,如果这些他都不知道的话,那他也不是郭嘉郭奉孝了,不是吗。
 
    所以马超此时一笑,“看来不用我多说,奉孝都明白了!”
 
    郭嘉也是笑道:“主公这看来是考嘉了,不过还好,嘉还算是有点儿存货,要不然的话,啧啧……”
 
   
 
    别看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但是郭嘉和马超,看似好像随便了些,其实则不然。
 
 
第四六一章 三日后进兵武陵
 
    说起来马超就喜欢这样儿,他认为彼此都能轻松些。(www.QiuShu.cc 求、书=‘网’小‘说’)毕竟该轻松的时候,自然是轻松些更好,要不然成天到晚,一张扑克脸,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可绝对要觉得没有意思。
 
    郭嘉和马超,那认识的年头可太久了,不过哪怕如今随着马超官职越来越大,郭嘉他肯定不像当初那样儿,跟自己主公那么随便,但是真说起来,他和马超的关系,倒是真是不错。至少他还能在对方面前稍微随便一些,要知道如今这个时候,可没几个人敢在马超面前如此了,但是郭嘉肯定算得上是一个。
 
    马超微笑着,他确实是喜欢这样儿的情形,要不然的话,真就是一点儿意思没有。只是可惜啊,自己官职都已经到了骠骑将军,这如今哪有几个人像郭嘉这样儿了。要不以前自己所想,其实不错,皇帝都叫孤家寡人,其实想想,不是没有道理。这官职越大,这属下和自己的距离,好像就越来越远了啊。当地和众人都说了几句。毕竟也有日子没见到他们了,所以马超其实也挺想这些人的。毕竟在益州的时候,看着己方的那几个,说实话,益州一系的将领,真是比不上在荆州这儿的众人,这不止是武艺方面的。说起来那都是多方面的了。
 
    不过这话自己能说出来吗,说你们益州这的将领不行?那不等着闹内讧吗。而且这话说出来,益州一系的人,不会没有人对自己有意见的。就不说其他,就是自己。要是有个人这么说的话,自己也不能干啊,哪怕是主公,那又多个什么呢。
 
   
 
    如果马超要是刚当这么个主公,那么对于御下之道,他确实也没有那么多经验。txt下载80txt.com但是即便如此,他也知道,在属下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是必须要想好之后再说。所以就算是没有经验,马超也都懂的东西。就别说他已经是很有经验的时候了。
 
    之后也有人问了自己主公,就是这一路上,都是怎么过来的,马超随即一笑,便大致讲了一下,无非就是在南阳的李通和诸葛亮。两人是当作没看到自己,自己就这么带兵绕道进了南郡。而在襄阳呢。这襄阳的守将,看到自己带着大军来,他们是连屁都没敢放,当然了,这话马超肯定不能当着众将的面儿说。要不然可真是,影响他在众人心目中高大的形象啊。
 
    不过马超说得倒是也挺有意思,所以众将听后,都是忍不住笑了。当然他们也知道,其实也不能说李通和诸葛亮两人如此,这说起来,要真是碰到这样儿的事儿,敌情不明的时候,而且敌我实力还相差不少,那么这样儿的情况,去和敌军一战,是明智的吗?
 
   
 
    众人虽然都没直接对自己主公说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们的那个表情,大多数人确实也是都把这想法给写到脸上了。
 
    马超一看,对着众人说道:“其人李通和诸葛亮的想法,包括襄阳城守将所想的,我却是都理解的。因此在我看来,他们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其实如此来说,他们倒是做得也没错!说起来各位要是碰到此种情况的话,那么也不要太过逞强,一切以大局为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