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陆逊肯定也不至于是睚眦必报这不可能.说起来应

 不过张松他倒是明白一些,毕竟马超可是亲自教过他的,所以他确实是懂一点儿.不要小看了这一点儿,至少从这儿就能看得出来,这信到底是不是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至少张松心里清楚,这字体什么的,确实,不是说模仿不了,但是自己主公的暗号暗记,却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人能看出来的。(wwW.qiushu.cc 无弹窗广告)
 
    好,就算是能看出来,可能看出来一处,却不代表都能看出来,而且就算看出来了,可也不代表就一定能模仿出来,并且模仿像,模仿好.所以张松仔细看看书信,他就分辨的出来真伪,这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木马带着人和东西走了,马超倒是没多大担心,毕竟一路都是自己的地盘,至于说碰上什么路匪之类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是敢劫三千多正规军的路匪,至少马超如今还没见过.而且关键是哪有这样儿实力的?毕竟这在马超的地盘上,基本上有点儿实力的,都灭了。
 
   
 
    带着众人回长安,这一日也没有什么,还是很平淡的一日.其实马超是在等人,说起来他是在等孟达,他已经是想好下一步的打算了,不过因为孟达还没回来,所以他也正好,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一下.而等其人来了之后.便带众人一起离开。
 
    不过这个时候,此时此刻,马超却是还准备给众人开个会.那意思还得是和他们商讨一下,实际上呢,就算是通个气儿吧,毕竟自己离开,他们肯定要知道,还得是都同意了,然后……
 
    所以他带众人刚进长安城.他也没忘了说:“各位,咱们先到将军府一叙.我有话对各位讲!”
 
    “诺!”
 
    众人齐声道,而陆逊一听,他是心里有数,心说这自己主公.看来是要再一次行动了,不过也难怪,要是不趁这时候对付刘备的话,等其人在荆襄的势力根深蒂固了,然后实力逐渐增强后,那么可真是要尾大不掉了。
 
   
 
    说起来,己方肯定不会怕他刘玄德什么,但是真要算起来,这麻烦自然还是少点儿更好.不是吗.所以陆逊他其实是很能理解自己主公的打算,或者说他其实也是这么个想法,不过因为教导着自己的少主.他就没和马超提什么.不过如今来看,这马超就算是没有陆逊的提议,他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了。(wwW.qiushu.cc 无弹窗广告)
 
    所以听到自己主公所说后,陆逊微微点头,然后对自己少主,也是他的弟子马焕说道:“少主.这上午便休息两个时辰,我这得跟着主公去会客厅.下午咱们再进行今日未完的学习!”
 
    “是!弟子遵老师之令!”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陆逊还是叫马焕少主的,其实对他来说,这就是个称呼,根本也代表不了什么.不过显然,这要是叫马焕焕儿,却还是不太合适.他倒是知道,这自己主公和少主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可是其他人呢,这自己一这么称呼,很容易就会让人给误会啊。
 
   
 
    这到时候有人心里很可能就要如此去想,这陆伯言实在是太能装啊,这在自己这些人面前如此称呼少主,那么是不是就为了在自己这些人面前现实他受宠呢?
 
    陆逊是不怕事儿,但是他绝对不喜欢主动去找麻烦,这是肯定的.毕竟其人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在不主动惹事儿的前提下,如果真有人惹到了他,那么后果,肯定是很严重.也许一时间不会表现出来,但是时日久了,早晚要出问题的.这就是看着是书生的陆逊陆伯言其人,说起来,他可绝对不是一个心胸多么多么宽广的人。
 
    当然了,陆逊肯定也不至于是睚眦必报,这不可能.说起来,应该算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当然还不像法正那样儿,比较极端,那还真是不至于.法正那纯粹是人有问题,当然了,要说起来,造成他那样儿的,也不全都是他自己的原因.但陆逊可不是他,还不至于那样儿,反正就是恩怨分明就是了。
 
   
 
    说完,马焕和自己父亲打声招呼后,他就先回去了,他肯定是找甄宓和自己姐姐去了,这马超和陆逊都知道.不过对这事儿,他们自然不会去管什么,毕竟是劳逸结合,这玩肯定也是必不可少的。
 
    没多一会儿,众人便到了将军府,直接跟着自己主公来到了会客厅,众人落座。
 
    看到众人都坐下后,马超对他们一笑,“各位想必都有疑惑,为何我此时把各位叫到了这儿来?”
 
    不少人都不住点头,因为自己主公确实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确实是很欣赏说实话的人,所以在马超的面前,还真没几个不说真话的.除非.[,!]是溜须拍马,这就没有办法了,夸张的成分肯定是少不了的啊。
 
    看到众人表情,马超是再次一笑,“其实带各位来这儿,还是因为荆州的战事!”
 
   
 
    有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眼前就是一亮,直接便问道:“主公所说,莫非所指是那在武陵的刘备刘玄德不成?”
 
    马超一听,微微点头,不过心里却是说了,看来也是有明白人在的,如此的话,确实是让自己能省心不少啊.可不是吗,这说起来要都不知道自己的意思,那么显然,自己就得说更多的话才行,怎么说,也得让人都明白啊。
 
    但是如今有人知道自己的意思了,那么如此一说,自己可以是省力不少了,所以……
 
    马超说完之后,看了众人的表情,然后他是再次说道:“所以我意便是,再次兵进荆州,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众人听着,这自己主公是问自己这些人不错,可是实际上来说,他自己那都是已经拍板儿了啊.这问自己这些人,看来就是走个过场,如此而已!  
 
    要说众人对自己这个主公,还真是挺了解,其实马超此时此刻,还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但是这事儿,他肯定也不能明说,说我要兵进荆州乱,你们都说同意啊,咱们等孟达来了就走.这可能这么说吗,那不都是开玩笑了。
 
    第一说话的,正是陆逊,此时就听他说道:“属下赞同主公所说!如今的情况,虽说刘玄德算是暂时解决了五溪蛮的进攻,不过我们未尝是不能再一次让五溪蛮进攻武陵之地,所以属下来看,此乃上策,当发兵荆州,讨伐刘备!”
 
    众人一听,不少人都是点头,而且心里还说,难怪自己主公看重陆逊陆伯言其人,这在关键的时候,人家确实是毫不犹豫地支持自己主公,赞同自己主公的话,这自己这些人,就没有人家快啊。
 
    所以陆逊这边儿话音刚落,对面马上就有人说话了,“主公属下也同意!”
 
 
    不过这些也确实,算是在马超所料之中。<strong>小说txt下载HtTp://Www.80txt.Com/</strong>他虽说没预料到,众人算是被陆逊给刺激到了,但也真是,他想到了,只要陆逊同意,基本上众人肯定也都得同意,结果果然如此啊!
 
    此时此刻,马超是看着众人一笑,心说你们这样儿,都在我预料之中,倒是没有人反对我的。不过想想也是,这如今可不就是个好机会吗,所以你们也都不傻,自然是都明白。
 
    而且这如今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你们也都明白,我在即早就已经想好了的东西,这你们也是知道,基本上是不会再改变了,所以……
 
 
 
    毕竟肯定有人要一起去,有人必须留下,所以众人都明白。跟着自己主公一起的,自然是都很高兴。可就算是留下来,负责守御长安城的众人,却也没有太大的意见,毕竟他们可也知道,这自己主公把家人安危都交给自己这些人,何尝不是信任自己这些人的表现呢。因为他们肯定也一样儿,是会尽心尽力的。
 
    毕竟古人嘛,有时候还真是这样儿。所谓是“士为知己者死”啊,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至于马超说后日大军进兵。这在他看来,今日估计是不能了。但是明日或者是后日一早,孟达肯定能回来,至于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也确定不了。但是说起来,这大体上,大致上,就是这样儿。
 
    果然,他所想不错,这明日晚间的时候。孟达便单人单骑回到了长安,然后他是直接来见自己主公。   
 
    马超在将军府会客厅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孟达其人,此时就听他一笑,问道:“子敬这是赶回来了,如今可就等你呢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