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还不如是早回长安毕竟这长安也有不少事儿

 这话绝对是马超教的,要不然黄权还真是说不出来,不过他说完后,便第一个鼓起了掌。众人一听一看,也都不甘示弱,此时是掌声雷动。他们也知道,这要是没有什么动静,那么久等着自己主公处罚吧。不过显然,这事儿是不可能发生的。
 
    马超此时也是鼓着掌,心说自己终于算是解决了一件心事了,这把自己儿子‘交’给陆逊,自己说实话,还真是很放心,所以自己确实是轻松了很多——
 
    而这个时候陆逊还在和马焕说着,无非就是他需要注意的东西,这个时候陆逊是简单提醒了他一下。
 
    马超在此时他则喊道:“各位,拜师仪式完毕,今晚依旧在将军府会客厅等着各位来赴宴!”
 
    众人一听,是赶紧对着自己主公应诺,“诺!”
 
    他们也都知道,看自己主公这样儿,就不难看出来,自己主公是真心高兴的。也是,就看他之前那么看重这个陆逊陆伯言,这如今的情况,其实就不难想到了。不过也不得不说,来得倒是‘挺’快啊!
 
    众人也都承认如此,但是对于自己主公的想法,他的打算,他们可都不敢去多说什么。毕竟如果自己主公做了没有道理的事儿,那么自己这些人自当是去劝阻,可是如今的形势却没有表明如此,所以……——
 
    马超也不管自己儿子和陆逊他们,他其实也知道,陆逊还有很多话要对自己儿子说,不过这地方就不太合适,他们肯定要转移到陆逊的住处。
 
    所以马超也没去和他们两人说什么,就直接带着亲卫,回到了自己的将军府。他这还有任务要‘交’待,那就是这事儿得和自己妻子说清楚啊。
 
    自己妻子因为是‘女’眷,所以是不宜抛头‘露’面,因此这样儿的事儿,她自然是没有去看。毕竟这自己主母都来了,那么肯定要给众人以压力的,而且确实,糜贞这个时候不宜出现,哪怕她是马焕的亲母亲,这也不好。
 
    所以只能是马超在临离开前,他答应了自己的妻子,等拜师仪式结束后,自己马上回来,然后讲这仪式上的事儿,这才算是让自己妻子放过自己,要不然的话……
 
    马超是,他虽说不怕糜贞,但是自己妻子要是怪自己,生气的话,那么终究是不好——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妻子这样儿,马超是许诺了如此如此,最后糜贞才算是“放过”他,要不然的话,他可不那么容易就轻易离开将军府。
 
    等见到自己妻子后,果然糜贞是拉着自己夫君、孟起哥哥的手问道:“孟起哥哥,焕儿的拜师仪式,到底都如何?”
 
    马超一听,心说果然啊,这你这个当母亲的,确实是‘挺’关心你那个儿子。不过这也难怪,自己其实也不是不关心他,但是自己更关心卿云那个小丫头,不过那小丫头可比马焕那小子要让自己省心多了。
 
    是,哪怕她就是小马云騄,和她姑姑当年有一拼,但是即便如此,马超认为自己依旧是省心不少,至少真要说起来,如今还算是好了,以前的时候,这马焕还少给自己惹事儿了?所以真是,马超心里可都清楚着呢——
 
    马超一笑,是轻轻怕了拍自己妻子的小手,说道:“贞儿别着急啊,你的让我喘口气!”
 
    糜贞一听,是不好意思地一笑,然后她便听到自己孟起哥哥说了一下拜师仪式上的事儿,听到是一切顺利,然后自己儿子已经被陆逊这个当老师的给带走了之后,糜贞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她好歹是和陆逊有过接触的,也算是说了不少的话,因此她虽说不像马超,是如何如何了解其人,但是大致上,糜贞其实还是知道的。q
 
 
第四五三章 押送物资回南蛮
 
    所以因为陆逊其人的本事,因为自己孟起哥哥对其人的看重,以致于糜贞也同意了自己儿子拜他为师,如此可以说好处是很多,确实算名副其实的利多弊少啊!因此,作为贤妻良母贤内助的糜贞,她自然是同意了马超的意思,而且她也确实是知道,自己儿子真该是去拜一个能交给他帝王之术的本事的老师了。<strong>八零电子书HtTp://Www.80txt.COM/</strong>
 
    而显然,这个人就是吴郡的陆逊陆伯言。糜贞相信马超,当然她一样儿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因此当时和陆逊聊完后,她就直接同意了,也知道,其实自己的孟起哥哥,他也是挺着急的,自己还不知道吗。
 
    看到自己妻子放心的表情,马超把她搂在怀中爱抚着,“贞儿,这时候你放心了吧!”
 
    糜贞微微点头,“我其实也算是放心,只是没有见到焕儿,却是没有底了。”
 
    马超笑道:“好了,孩子的事儿都解决了,你放心了,我这也放心了!”
 
   
 
    糜贞闻言一笑,不过她还是说道:“孟起哥哥过一会儿是要送众人离开吧?”
 
    马超点头,这事儿确实,还是很重要的事儿,除了崔安还有陆逊、阎圃、木马他们几个之外,其他人可都要离开长安,毕竟他们可都不在长安做事。
 
    所以糜贞把马超给赶出去了。不过也是,这时辰快到了,马超这个当主公。肯定不能是最后一个才到啊。因此他是稍微整理了一下,便出府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众人估计很多都已经到长安东城门门口,等着自己这个主公呢。
 
    严颜他们要离开,自己这个当主公的,怎么可能不去送行呢。而等马超来到长安东城门这儿的时候。果然看到,不少人可都已经到了。
 
    马超来得还不算完。毕竟后面还有人没到呢,而且他这个主公,来得早晚,可真是没人敢有什么意见。
 
   
 
    马超前脚到后。陆逊是带着马焕后脚就到了,这个时候的马焕,虽说他身份是马超嫡子,但是同样儿也是陆逊的弟子,但是他给众人见礼,众人更是不可能当没看见,所以都是赶紧给他见礼。
 
    至于说对于陆逊把自己儿子给带到这儿来,马超是没有什么意见的。说起来,这以后自己的基业都得交给他。所以他要是和这些人处理不好关系的话,那么也是问题。是,虽说这里面绝大多数的人。到了自己让出大位的时候,可能不在了,或者年纪更大了,也都跟着自己归隐了,但是还是有人会依旧在凉州军中,继续辅佐自己这个儿子的。[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所以和这些人打好关系。肯定是好处更多。所以马超对陆逊的举动,他确实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也没有什么好几个儿子争夺位置的事儿发生。至于说自己儿子把自己这个老子给赶下去,马超还没认为他有那么大本事。
 
   
 
    要说马超他和一般人还不太一样儿,如果马焕真有那个本事,那么只要他没有杀自己的心思,那么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自己都是巴不得这样儿的。因为如此的话,马超就可以提前“退休”了。因为这样儿,他就知道,自己儿子是真正超过自己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不是马超自大,如果说在这天底下,还能超过自己的人,那么有几能威胁到他的呢。
 
    所以马超还巴不得这样儿,但是看起来,这事儿是不可能,反正至少暂时是不可能,以后的话,估计也不太可能。
 
    最后当孟达和杨任也到了之后,人终于是全了,马超对众人说道:“今各位这一路东行,还望保重!”
 
    众将也是对自己主公一拱手,齐声道:“主公保重!我等告辞!”
 
    马超对着众人是微微点头,他没有远送众人,就是在城门口看着他们离去。
 
   
 
    因为马超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必要,有那时间,自己还不如是早回长安,毕竟这长安也有不少事儿还等着自己呢。
 
    所以他和陆逊几人打声招呼后,便回了将军府,毕竟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回来了,那么很多事儿,必须要让他来做决断,有些东西也是必须要让他过目,这是肯定的。所以哪怕马超想偷懒,至少这个时候,还是很难做到的。
 
    再说了,这事儿就算是面子工作,这也得做好不是。所以马超也知道,自己如今想太过清闲,那肯定是不可能,所以这几日,那肯定是要好好工作一番,至于之后吗,倒是可以偷点儿懒之类的,那都无所谓了。毕竟长安城就算没有自己,也该怎么样儿就怎么样儿,不过自己在这儿,那么有些事儿肯定是要让自己知道的,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凉州军的主公呢。
 
    这不马超刚到将军府,结果士卒就来报,说有人求见,不用说了,还是来给自己汇报工作的,这这两日,马超可以说都见了太多的人了,不过也没办法,这是必须的啊。
 
   
 
    人走后。马超是让士卒找来了阎圃,他是和阎圃说了一下,那意思就是杨任已经是跟着孟达离开了。至于说你呢。就暂时留在长安,跟着我一起处理一下凉州军的事务,阎圃听了挺高兴,这是自己主公很明确说了这个,然后马超最后说道:“再有战事的时候,阎圃先生与我一同前往!”
 
    “诺!”
 
    阎圃心里高兴,他也知道。这算是自己主公重用自己了吧,这不比在汉中待着强多了?要不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汉中啊!
 
    马超点头,然后让阎圃下去了,再让士卒找来了木马,没一会儿木马也到了。
 
    见到其人后。马超笑着问道:“木马你有什么打算?”
 
   
 
    木马一听,是忙说道:“主公,我想继续干我擅长的,御兽!”
 
    马超点头,这都算是在他所料之中,而且这其实也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此时对木马说道:“好,木马你想要如此挺好,其实我也是这么个想法。不过如今的问题来了,这我们大汉这儿。可是没有什么猛兽可用啊?”
 
    木马一听,微愣了一下,不过一想也是。这大汉的地方,也不是说没有猛兽,但是这地方这么大,想要去抓捕猛兽,那得到深山老林里去才行,而且到时候还不一定能抓捕到多少。所以也是个问题。
 
    因此他忙问道:“那么依主公的意思……”
 
    马超对他,自然是没有什么隐瞒。并且这事儿还得让他去做,所以他直接说道:“我意就是,你带着我给孟获的物资再去趟三江城!之前我和孟获也说过,这猛兽的问题,就靠他来解决了!”
 
   
 
    本来以马超和木鹿大王的关系,这事儿要是让他解决,其实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不过马超显然是没想让木马去找他父亲,毕竟在他看来,这用孟获这样儿的人不用,还何必是去舍近求远,去八纳洞去找木鹿大王呢,他那地方可比三江城银坑洞远多了。
 
    当然了,马超这不是怕麻烦,主要他也想看看孟获的态度如何,至少这物资自己可没有给他全,所以这自己让木马从长安再带过去东西,就不信他孟获不完成自己当初交待给他的任务。当然他可是拍着胸脯保证了,说是肯定没问题。自己这一批东西到了之后,他孟获肯定把那些猛兽交给自己。
 
    木马一听,心说原来是这样儿啊,于是他马上就答应了,“是!遵主公命令!”
 
    “木马你准备准备,明日便动身吧。我给你安排两个人辅助你,不懂的地方,可以问问他们!”
 
    “是!”
 
   木马这南蛮的人都知道,所以……
 
    他们自然也没指望着这事儿很简单,也没指望着很短的时日就会回来。之前自己主公从南蛮回来,这都用了这么多时日,所以就更别说是三千多人了。
 
    木马走之前,可是马超特意给他送走的,毕竟他也算是看重其人,当然也一样儿是看重这个事儿,毕竟这关乎着南蛮大计,不容马超不小心对待,也不得不去看重。
 
    至于说木马什么时候回来,这也没有一个确定的日子,当然他对其说了,是越快越好。有什么问题,拿着自己的亲笔手书去找张松,他肯定会全力支持的。
 
   
 
    是,马超就怕木马碰到什么为难的情况,这从南来要运送来的猛兽,还有木马这人,是绝对不容有失,所以他特意给了木马自己的亲笔信,是自己写给张松的。
 
    如果真有需要的时候,只要木马让人把信给张松,那么张松就绝对没有二话,要人给人,要钱粮给钱粮,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毕竟自己的亲笔手书,张松可是认得,而且一般人可绝对是仿造不了。因为上面有自己特定的暗号,说起来无非就是阿拉伯数字而已,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马超认为除了自己之外,应该再没有人认识了。(未完待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