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个算是从古代就传下来的毕竟那时候孔子收学

  “诺!”
 
    马焕心里也清楚,这今日对自己来说,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一日,所以自己不能丢人。这要是出丑什么的,那不止是丢了自己的脸,更是丢了自己父亲的脸。并且自己母亲也是嘱咐了自己好几句。对待自己老师还有自己父亲的下属,都要尊敬、有礼貌。虽说平时和他们接触不多,但是这自己要是碰到了,可不能失礼啊!
 
    这马焕也算是跟着阎忠和贾诩混了几年,所以还别说,他肯定是知礼懂礼的,所以其实就不用糜贞特意嘱咐他。他也什么都明白。
 
   
 
    休息了一会儿后,马超便带着自己儿子离开了。他当然是准备好的地方,一起看自己儿子拜师。这马超显然,虽说他是低调,可是这次。<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MianHuatang.cc</strong>他也算是稍微高调了一点儿。至少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让众人都明白、都清楚,自己是如何看重、器重陆逊其人的。甚至把自己儿子都交给他,让他教导了。
 
    当然,同样儿,他也想让自己儿子知道,自己对他拜师的重视。毕竟马超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可以说都摆在那儿,因此他这么一次正式的拜师。那动静肯定是不能小了。为什么这么说,这其实也算是必要的。
 
    毕竟哪怕是当初马超自己,马腾领着他去找阎忠的时候。也就是几句话就拜师了,但那个时候却是不能和如今这个情况相比。
 
    这也确实,阎忠他是个很低调的人,所以那举办个什么仪式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并且以当初马腾其人的身份地位,他想让儿子拜师,还能举办出来什么仪式。所以可以说是一切从简了,也没人去挑什么。
 
    可如今的马超呢。说起来可能势力上,他是不如曹操,但是在整体的实力上,可以说大多数人还都认为马超凉州军要强于兖州军。所以说马超是天下第一大强势诸侯,其实也并不为过,那么他儿子正式拜师,要是不好好举办一下的话,那么之后就不一定会有什么传言了。
 
    当然了,这个不得不说,也许有真正知道情况的,要知道马超是没有去如何操办,他们可能会认为,马超也许是比较低调。但是大多数人,肯定之后就会找到一些其他的说辞了,比如说,这凉州军马超的儿子,他拜师都没怎有个什么形势,这是不是说明马超不看重这个儿子呢,要不然的话,怎么去解释?
 
    或者说马超还有其他的想法,也许是凉州军这条件不行了?还是……
 
   
 
    要说这样儿的传言,可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反而还是很可能,甚至就是。所以无论是马超,还是说真正的明白人,可都知道自己主公如此的用意所在。是,这是自己主公在对众人说,他是如何重视、看重陆逊,也是对着众人讲,他是如何看重自己儿子。可更是他对天下所有人说……
 
    到了地方后,马超发现已经有人来了,好家伙,这果然还有比自己来得早的啊。不过想想也是,这个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所以……
 
    马超这来了一次让儿子拜师,却是搞得跟拜将似的,不过也说明了其人的重视。
 
    时辰快到了,众人是陆逊都来了,因为马超说得清楚,所以只要在长安的,甚至连周边县的大小官员,只要能来的,今日可都来了。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事儿对于己方的重要,对自己少主的重要,所以他们也是没有不重视。
 
   
 
    时辰已经到了巳时,众人也都到齐了,马超对主持拜师仪式的黄权一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这也是昨日他找黄权,然后定下来了,几句话,黄权就答应了,毕竟这个对自己对益州一系的人来说,其实都是好事儿。
 
    拜师的仪式,也可以说是拜师的典礼,就在黄权的口中开始了,这个拜师仪式,说起来主要就三步,加一起也用不了太久的时间。
 
    第一步,就是介绍,当然不是介绍谁来了,是介绍当老师的和弟子,他们都是何许人也,年纪多大,都有什么功绩,什么官职等等吧,这些。
 
    第二步,自然就是学生送上拜师礼,这个算是从古代就传下来的。毕竟那时候孔子收学生的时候,他也一样儿,是收拜师礼,所以到了如今,依旧是这样儿。
 
    马超也想了,自己当年拜师的时候,好像不知道这事儿。不过这个不是他不知道,是他没看见,也可以说是没注意,毕竟那个时候,还是他父亲马腾,早把东西送到了阎忠府上。
 
   
 
    第三步,也是最后一步,不用多说了,那自然就是拜师,学生拜老师,老师收学生于门下,礼成,这样儿两人便是师徒的关系了。
 
    这第一步开始了,黄权便开始介绍起来了陆逊其人,当然了,这主要是马超给他提供的东西,当然没有什么演讲稿,都是他早都记住后,是张口就来。这对黄权这样儿的人来说,还真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啊!
 
    这肯定是先从老师这儿开始介绍,这也算是尊重老师吧,别说就是一个马焕,就是换成皇帝来,也得这样儿。就得先介绍老师,然后再说学生。
 
    介绍完陆逊之后,黄权顿了一下,然后他这才介绍到了马焕,当然了他就比陆逊的话要少。毕竟他除了是马超的儿子之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功绩,更是没有什么官职,所以自然是简单多了。
 
   
 
    马超在台上看着自己儿子和陆逊,他心里很高兴。这他还有很多人,都是坐在台上,当然这都算是够级别的,至于说不够格的,那只能是在下面站着看了。
 
    虽说马超也知道,当年自己是没有这么隆重的仪式,不过说起来,这样儿也不见得就一定都是好事儿。反正怎么说呢,都是有利有弊吧,没什么说的。
 
    然后黄权是已经说到了第二步,“拜师仪式之二,学生奉上拜师礼!”
 
    拜师礼自然是马超和糜贞给马焕准备的,拜师的古礼是什么,马超倒是也知道,不过显然,他这天下第一的诸侯,肯定不能是那么太过小气就是了。当然了,马超也不会太过奢华,因为他也知道,那些都没有用,所以他知道陆逊是要什么,那么就给他什么就行了。
 
    果然,马焕是给陆逊送上了拜师礼,说起来,大致就是三样儿东西。不过这三样儿,可都是有讲究的。
 
   
 
    毕竟这拜师礼,马超认为,这说起来还是象征的意义更大,不过自己也得给陆逊点儿好东西,也算是对得起他了。毕竟他当自己儿子老师一场,自己也得是尊敬这个老师啊。
 
 
    陆逊闻言一笑,说道:“好!”——
 
    陆逊手中拎着这咸‘肉’,他心说,主公啊主公,这可是够属下吃上一个多月的了!
 
    第二份儿,便是给陆逊准备的八斗米,这是马超想起了当初那个谁说的,他倒是给忘了,反正形容曹植的文采,说其人是才高八斗,所以他就记起来了,所以给陆逊也准备了八斗,不过不是才华,就是八斗米,但是那意思。却都是一样儿的。
 
    八斗米,陆逊依旧是笑纳了,他还真听自己主公说了。这才高八斗啊。虽说在他心里,他认为自己是不敢当,但是这对自己主公夸奖自己,他心里确实是‘挺’高兴的。毕竟天底下有几个人这不喜欢听好话的呢,好像真是,没有,或者就算有。也绝对是没有几个啊。
 
    最后送上的,那才是大件。也是陆逊他最为喜欢的。那就是马超所准备的,一箱子书籍,不过这可绝非是竹简,而是一箱子纸质的书籍。在如今这个年代,说是万金难求,其实一点儿都不为过——
 
    就说崔鸿他当年在黄巾军‘混’了那么多年,可他家底也不过才基本纸质的书籍而已,这可是让当初在广宗的全部家当了。<strong>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strong>因此,可见这纸质的书籍的稀少,这是肯定的,所以少,就贵。这也是必然的。
 
    看到这一箱纸质的书,陆逊是笑容更胜,心说自己主公倒是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要说他还就喜欢看书。而这纸质的书籍,也是他最为喜欢的。显然,认识陆逊这么久了,马超这个主公对他的爱好,那可以说也算是了如指掌,这也并不为过啊。
 
    陆逊是笑着收下了。这他可搬不动这么一箱大子书,所以只能是让凉州军士卒给抬了下去。放到他暂时的住所。
 
    这拜师礼也送了出去,这第二步也完事儿了。如今就差第三步,弟子给老师行拜师礼,这拜师的仪式也就完成了——
 
    于是在黄权主持下,“弟子给老师行大礼!”
 
    话音刚落,马焕便对着陆逊是行跪拜礼,这是必须的。天地君亲师,这拜师,绝对是要行跪拜大礼的,对此,众人都知道,谁也没有什么意见。
 
    “弟子马焕,见过老师!”
 
    陆逊点头,然后便扶起了马焕,此时就听他说道:“焕儿,今日入我‘门’,你便是我弟子,从今往后,好生做学问,如果不努力,休怪为师了!”
 
    “诺!弟子谨遵老师教诲!”
 
    马焕他是真心佩服陆逊的,之前听自己父亲如何说,他认为都是耳听为虚。不过当跟陆逊说了很多之后,他自然是有了他自己的判断。也知道,自己父亲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好老师,所以马焕的心里,确实是很高兴——
 
    因为陆逊收马焕为徒,他是其人老师,所以马焕自然就是以弟子自居。如果说两人没有这么一层关系的话,那么他只能是以学生自居,这就是规矩。如果有人自称弟子什么的,那么他基本上就肯定是对方的徒弟,哪怕不是正式的,也肯定是记名的弟子。如果要自称学生什么的,那么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儿的关系了。
 
    此时黄权是笑道:“利成!各位,让我们祝贺这对师徒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